魅力庐江论坛

搜索

[人文地理] 国庆画话:牌坊下的戏剧人生

[复制链接]
天柱山 发表于 2019-9-29 20:2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柱山
2019-9-29 20:25:06 1340 6 看全部

您还未登陆,登陆后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魅力庐江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导语】生日,是一个人的重要节点节日;国庆节,一个国家的生辰纪念日,官民上下同庆的焦点时段,其发展历程的若干黄金节点之一;
   大到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小到一个团体一个人,无不遵循此轨迹自然运转,闪耀着自己的特色光辉、袒露着特别的智慧胸怀,展现了一国一地一族的文化精神;因此,国庆日就成为全社会、全世界喜乐欢庆的集中爆发点,国家发展之路上的标志性纪念,也构建起了普天同庆与“人景交汇”的人类有趣热象。

    神州佳节期,秋高清气爽;上下一条心,共庆高大上。
      开启新时代,辉煌七十殇;改开发展路,此时耀真章——

    2019’建国70周年全国大庆,非比寻常。


0.JPG
题图:2019年2月19日当晚,老街中牌坊“元宵节”戏曲晚会现场,我县“绣溪黄梅戏艺术团”及白湖镇裴岗社区农民艺术团在表演民间艺术节目

    编辑原由:在本世纪初,中共中央与国务院联合定下了有关国庆“五周年小庆、十周年大庆,大庆之年举办庆祝游行、阅兵式和焰火晚会,全国共同联欢庆祝”的政策方针,2019恰逢大庆佳节,大家都盼着——在国家建设事业飞速发展、我国与美帝“霸凌”贸易战轮番上演并渐显我主动、“一带一路”宏伟规划逐步展开、世界各国逐渐认同靠拢的有利大背景下,国内各大媒体自年中以来就连篇报道祖国七十周年发展建设的伟大成就,上半年末阅兵部队即进入北京周边各训练基地开始集训,全国各地各级党委政府逐步落实“七十大庆”的活动规划,北京市八月底就开始了城市美化与装饰工作阶段、各项筹备紧锣密鼓开展起来,全市上下张灯结彩、大肆铺张,全国上下天朗气清、喜气洋洋(摘自国内媒体报道)——
   我们庐江县也这样,跟全国人民一道、一步步走到了“建国七十周年大庆”的门槛下:近年来各行各业建设成就巨大、与往年形成强烈对比,各行业的庆祝准备自然热闹且不需我啰嗦;但热情盼望、精心准备的念头自年初起就充斥着了城乡之间、论坛上下与家庭内外,手摄协与摄影小编组的各位,很早就开始了构思准备——我个人早早开始谋划自己的“国庆大戏”、按照设想收集资料与建构谋篇,最终选定了包含本土民俗、牌坊背景与老街民俗戏剧表演活动在内的连续资料,并将王平先生及民间黄梅艺术团主题纳入,编成一个“突出庐城特色、表现人民生活、展示老街风格、体现国庆大景”的主题帖,国庆佳节前发出来与大家共享——就这样,“庐江县绣溪黄梅戏艺术团”、王平先生与其代表的广大戏曲群众及戏迷们就走进了今天的“画话”主题。
   背景目的:古老的中国牌坊文化诞生于江南徽派风韵地区,历史十分熟悉它;今日,它融进了时代内涵与地域新要素、在庐江焕发了新生机,更让历史再次熟悉它——我把“牌坊”与今天庐城百姓的戏剧文化生活联系起来,就是想营造庐江网络论坛界的一个艺术特色,以戏剧文艺代表新潮、以牌坊代表传统,制造一个“和谐统一”的人文主题以及留下当今小城生活的一个亮点特征。还有,“老戏骨”,是社会上对戏剧行业人生历练与功夫积累之人的俗语简称,凝结了从业者的学习经历、个人品格与磨练岁月的长久积累,形容人的表演与交往功夫炉火纯青、“老道”弥坚有名气;“老戏骨”之说源于我对陶月恩老人的看法和尊重,是他把我带入群众艺术与表演舞台的,故此言简意赅。
   发布说明:以下是两年来的不同日期、我在老街“演艺中心”采访王团长的拍摄日志,谨以此作为2019全国普天大庆的本土网络篇之一,反映庐江戏剧界群众在新历史环境下的最新动态——看这位闲不住的老戏骨,是如何在老街牌坊下带大家打造幸福生活的。

    (本帖下列日期排列有颠倒,敬请谅解)




         **********************************   ***************************

                            2019年7月31日/晚间


   【庐城牌坊】很久以来,庐江城区只在城中金刚寺以及“周瑜墓园”门口各有一座牌坊,其他地方没见过;但那是宗教事业的代表象征,虽传统雄伟但与百姓生活干系不大,我们熟悉它却又说不出什么内涵;此外还有,我们头脑中几十年来传统文化的观念一直不强,社会民俗文化传播落伍特别是年青的一代人,急需补上传统与民俗这一课,牌坊文化是一个很好的入口。2017年起,原“西门岗湾”老片区改造为“庐城中心城”商住城,不仅建了新老街还增加了老街东、中、西三座街口石牌坊及小广场,还伴随着“庐江民俗文化研究”成立及《庐江民俗》杂志的诞生,此强化了庐城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意义、为庐城人民提供了工作休闲与街谈巷议的有趣标的物,不仅有了今日人民幸福生活的标志性载体,更有了我们今天“画话”故事的原发地与象征意义,由此可见开发单位的艺术匠心与文化眼光……  
   我和王平先生多年相识,知道他出身于我县第一个官方专业的原黄梅戏剧团,现今“庐江县绣溪黄梅戏艺术团”团长(原团长琚玉华女士),在“梨园”行业里摸爬滚打了许多年,是各界群众公认的若干老戏骨之一;由于天资聪颖与职业熏陶,其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故事、充盈着浓浓的戏剧味,2016年我们还曾一起去本县各养老院为老人义务演出,所以我早就想认真写写他但一直都没找到适当的窗口,2019年国庆佳节即将来临终于有机会了!
    今年的7月31日下午,我县民间筹办的第二种文艺类杂志《大民间》编辑部在老街某酒店召开编辑工作会议,应主办方邀请我参与并确立了自己“只提供稿件、不参与谋划”的大政方针。会后酒足饭饱了,我一人溜达到老街中段牌坊附近、去看远处飘来的鼓点音乐声是何人在开心——走到了跟前才发现,原来是王团长带该团的姐姐们晚间在牌坊下排练舞蹈,明亮的小广场和中牌坊在夜晚灯光下“幽奇古怪”,乃拿出手机开拍……


1-1.jpg
1、牌坊下的小广场,青麻石铺地、四通而八达,占地约五百多平米,周围商家林立、光影重重,牌坊上由出身庐江的国际佛教界领袖人物净空大师手书“金岗银湾”四字,此乃庐城市民休闲娱乐的一个好地方——就着夜色我蹑手蹑脚来到了跟前、手机“啪啪”作响,姐姐们舞兴正高呢。
   正拍着,王团长扭脸发现了我,手一指:

   “有摄影师来拍摄啦……大家好好练……”


1-2.jpg
2、王团长跟我扯热乎开心,见面了总要聊几句才是礼节;余光中,我看见了过去门口的邻居王发展先生也在场,旁边还有个不认识的老人家,再有就是跳舞的姐姐们了。
   王发展王先生曾是我的邻居,住房就在马路对面,相互间也认识;王团长介绍说,王发展先生是黄梅艺术团的“锣鼓舞狮”队长,在团里服务有些年头了,在这里他夫妻俩在场不稀奇——我国的改革开放、社会转型特别是各地的新辟“开发区”以及旧城改造拆迁工程,除造就了社会新型企业行业与科技力量外,还造就了一大批沾国家改革之光的“富裕户”;庐城“西门岗湾”老片区拆光后同样也产生了一批有钱(房)人,百姓们称为“暴发户”,这也是情理之中——发展先生不是暴发户,只是城北二中学区的建立、“芝麻地”居民区的改造让他占据了路口区位优势、盖起了自己的门面房做生意,属于劳动致富的路子。不知何时,发展先生将自己的商店住房出租给某大药房经营、自己则去寻找开心娱乐的新领域(还把老婆带在身边),也算是一个有良心、走正路的邻居。
   前几年曾听说个新闻:北京市大兴区、房山区(即首都新机场开发区附近)等首批大规模进行的农村拆迁改造弄出了不少千万级的暴发户;有了钱后这些乍富之人不会干别的也不思进取、整日“吃喝嫖赌”纸醉金迷,没多久就败光了家底、反把自己弄进局子里了——也许我们庐江或周边城市就有无数这样的角色存在,咱们中国某部分人的劣根性就此暴露无遗、败坏了风气(蛊惑人们不思进取、一心梦想快速暴富,扭曲了社会心理),给党和国家带来了麻烦教训,更给社会增加了麻烦并贻害了下一代(本说法与主人无关)……
   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副产品与副作用,历史前进中不可避免的“鱼龙混杂”现象,教训惨痛——
   也许是爱好文化艺术,也许是自己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发展先生就跻身艺术团、天天在这里参加学习开心厮混,没想到我们今夜却在牌坊下遇见了,真是有缘啊……


1-3.jpg
3、你看,王发展先生和王平团长笑得多开心、表情多真挚呢!


1-4.jpg
4、说话间,艺术团的姐姐们身披红绸、开始排练走位,一阵阵音乐声与馨香的气味飘了过来,现场格外的“柔姿味香”……


1-5.jpg
5、一扭脸见几位观众在一边看热闹——这也是一种“老街味道”、当今百姓生活的一个新方式,感觉是时代发展带来的新体验——这在过去的老街上可是看不见滴!

   说句题外话:2017年经论坛推介、我在庐江首家民营报纸《龙马收藏》任总编时,曾与我县“云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朱四海先生约稿,他介绍老街开发项目时曾说,“新老街”完全是在原西门岗湾岗上段基础上重新设计修建,总长530米、沿街有商户数百家,保留了“中医院”、“荷花堂”、“杨三益旧居”与“老盐仓”等四处遗址(重新修建),还建有三座牌坊和三个小广场,计划在老街开张后“不定期举办大型民俗主题活动,以民俗文化节、年货集市、民间艺术节、庐江非物质文化展览,挖掘和汇集庐江特色文化,构建商业业态+文化体验+旅游消费的复合平台,以静态街区和动态节庆活动相结合,打造庐江首个集旅游购物、娱乐餐饮、艺术展览为一站式体验民俗文化的特色街区,使之成为庐江的城市名片和地标,传承庐江历史民俗文化精髓”等等……
   经过多年建设,2017年12月31日老街一期项目建成开盘、举行开街仪式,迄今销售情况很好——还是在这个时候,应朱主任之约,我个人的“百年岗湾 再现繁华/老街专题摄影展览”在老街举办,一年多来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去看了图片展,反正县里领导、我的朋友亲戚、论坛摄影组手机摄协、文化界体育界朋友、无数的西门岗湾老人和大学生以及“绣溪黄梅戏艺术团”的王团长等都去看了;去年国庆前9月29日,省里退休的孟富林、刘永火等老领导还有现任的庐江县委书记王连贵等本县三任县委书记等贵客也来看了展览,对此我觉得很荣耀!
   我愿意借此机会,对主办方支持我办展览、宣传老街故事表示衷心感谢!

   对各位支持我的好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


1-6.jpg
6、牌坊下,排练暂时休息,王团长要大家靠拢,好像有话要说——


1-7.jpg
7、奥……原来是给大家介绍我、要大家鼓掌欢迎——哈哈不好意思、多谢啦!


1-8.jpg
8、接下来,王团长、发展老兄以及热爱舞蹈的各位姐姐们,继续他们“歌舞升平”、“热情投入”的戏曲生活,渐渐地就忘记了我的存在……

   【絮语】夜空下,人民安居乐业、开心生活,人民群众享受着改革开放以及社会进步带来的丰硕成果,享受着国家安宁与商品丰富形成的安逸富足;
     牌坊下,热爱黄梅戏的戏迷以及百姓兴致勃勃、歌舞升平,打造起当今新时期之下国家强大、人民幸福、城镇安康、普天同庆的“最美生活”,为中国古老文化代表之一“牌坊”存在延续与融入本土,则增添了“改革开放+科技发展+城市文明+文化进步+内心满足”的无尽内涵……
    老牌坊若有记忆,一定会回想起自己是如何诞生的痛苦经历,对比古今两世界的天地之别;

    老牌坊若有生命,一定会述说当今世界的健康美好与和平安宁,定会怒斥那些造反捣乱、辱没祖宗与卖身投靠的“不肖子孙”……
   



1-9.jpg
9、抓一张王团长站在中心门洞中、指挥大家排练的照片。


1-10.jpg
10、《牌坊高耸 愉悦满地》——排练镜头之一


1-11.jpg
11、《披红挂彩 姐妹开心》——排练镜头之二


1-12.jpg
12、《街屋闪亮 红绸飞舞》——排练镜头之三


1-13.jpg
13、《节目尾声 艺术造型》——排练镜头之四


1-14.jpg
14、《姐姐排队 展示美感》——排练镜头之五



                *******************    ******************

                   2019年2月17日白天 绣溪黄梅戏艺术团排练基地                                       


  【历史记忆】王平先生,1954年7月出生于我省蒙城县,1962年随来汤池镇中学当教师的父亲到庐江,先后在汤池小学、中学上学至高中毕业。
   1970年考入原庐江县文工团即后来的“庐江县黄梅剧团”,学习黄梅戏表演、舞蹈和武功业务,师从当时剧团的马名骏(上海下放知青)、单福元等高手老师,学得了不少表演基本功和戏剧知识,加上其聪明好学能吃苦,很快便成长为剧团的少年骨干演员,七十年代曾多次团里派往合肥、安庆、六安等地的专业戏剧团体进修学习,打下了良好的舞台技术基础与演艺学艺观念。
   1988年我县政工体制改革、县剧团政策性解散,我认识的柳友明、邱定红、申红旗、宋德明、陈红玲以及其他不熟悉的创作表演好手们流转到了社会各行业系统工作,王平先生则被分到了粮食系统继续他的人生旅途;一时间,他放下了自己热爱的戏剧表演业务,一心扎到了粮食加工、市场营销与行政管理等工作上,在粮食局下属的面粉厂一直干到退休离岗:其历任厂办公室主任、供销科长、厂综合经营部经理以及独当一面的小厂厂长,曾为庐江外销粮食数十亿斤、创产值数千万,在市场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年……
   退休以后他也闲赋了一阵子,后来发现自己还是离不开戏剧表演、忘不了红火热闹的舞台生涯,更受陶月恩老人家举办艺术团从事群众艺术成功的影响启发,觉得与自己一样的原剧团同仁都在家里休息是一种浪费,便想在其上做点文章。当教师老婆已退休、孩子在上海扎根后自己无牵无挂,便牵头组织了一个自娱自乐的民间戏剧表演团体“庐江县绣溪黄梅戏艺术团”、大伙一起干老本行开心玩,居然在老街上还获得了一个免费的演艺基地——没想到,他就跟我们庐江的陶月恩群众艺术老人家一样、这一干还真干出了名堂!
  2018年初我在老街办展览,曾遇见他和“安徽庐江云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朱主任一起在看房子谈事(估计就是那次该公司决定为王团长的艺术团免费提供基地用房),只是当时自己不知情没有拍下,结果就导致了自己手上没资料、无法给故事增加更多真实现场照片的“后果”,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个人遗憾(同时也坚定了自己从事纪实摄影随手拍的意志)……


2-1.JPG
15、2019年2月17日,王团长告诉我,本日他们要排练戏剧折本,为老街“正月元宵节戏剧专场演出”做准备、希望我来拍摄记录,这样我就来了。

  上图是当天王团长带团里乐队组的演奏员们与折子戏A角女演员和乐的镜头,其中除了王团长我都不认识(我非圈里人)——二月天里,屋外冷风嗖嗖、寒风劲吹;屋内尚算暖和,一帮年龄差不多的老哥几个都穿着厚冬衣呵着手、态度认真的拉二胡,一边还有一位不知姓名姐姐拿着乐谱在练唱,屋子一边还有看热闹的几个年轻人在现场体会,这就是他们团排练的场景交待。
  王团长呢则坐在一边,手拿我们常见的剧团全套打击乐器(木鱼小棍、大快板及锣鼓家伙),“梆梆啪啪”的表现戏剧唱曲的节奏、锣鼓点掌控表演速度——我知道,这是王团长的老本行老技能,一般人是玩不好的也包括我。


2-2.jpg
16、俯拍的乐队组排练情况,我们的王团长还是在一边“有板有眼”。


2-3.JPG
17、这位大姐和乐唱得很专心,一边坐着的是来观摩的本县戏迷。


2-4.JPG
18、上图这位老哥估计是演奏竹笛的专家级人物,过去老先生也许就是剧团乐队里吹笛子的角色,如今是回来“发挥余热”顺带开心玩玩,看其身后的全套高价竹笛组合即可明白(王团长说,几位拉二胡的老者过去都是团里同事高手)

    感叹一下:
   
    第一,若非过去是自家人了解情况及人头熟,这样的戏剧界专家级人物谁熟悉其况、谁能请得动?剧团里还有戏剧舞蹈、舞美编剧、旦角歌手这样的资源,时至今日多已闲赋;
    第二,若没有陶、琚等过去在我县演艺界探索新路并取得一定成功之人的探索努力与建团参演邀请,这些退下来的老专家还不是一直呆在家里混吃等死?过去付出巨大代价培养的高手能人不就此浪费了?还有社会上一大批具备基本才能、愿意为文艺事业努力付出的年青一代呢?将这些资源利用起来为社会服务的历史义务,唯有陶月恩、琚玉华、王平这样的本行领军人能做到,至今我们没有见到该行业内有其他人出现(许是我孤陋寡闻)
    第三,2015年以后党和国家重视培育文艺市场、主导社会舆论方向以及改善基层演艺品质,在国内实行了“国家购买 社会参与 投标承包 竞争上岗”的演出市场竞标制度,每年由各地文广新局或其他管理部门确定年度演出任务指标范围、实行公开招投标、签订演出审查承包激励合同,才给了陶老、琚老、王团长他们曾经的“梨园老手”继续为庐江文艺事业尽力探索的动力机会,才有了让老哥几个焕发青春、出来为党的文艺事业以及社会群众服务的机会窗口(2016年夏天王团长等去庐城镇敬老院演出就是这样),我感觉这是我们社会走向成熟的标志性转折点,是填补社会文艺事业及市场发展体制欠缺的好办法,这也是一代人的历史责任,更是一种对社会及自己负责任的人生态度,应该值得敬佩;
    第四,在编写本帖之时,我听说了关于王团长的一些社会传闻,既有“桃色”的也有“灰色”的——这些传闻如何暂不评价,具体成因复杂深邃,其原由局外人也闹不明白;但我知道,自古以来文化(戏剧)演艺界就是“关系复杂”、这个毛病从来没有纯净过,不论男女何时何地总有那么几个“好出幺蛾子”带坏一锅粥,就连毛主席那样的伟人都不好下手、法律公德都管不了,何况基层一介普通百姓?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弄本杂志都会闹个满城风雨、意见一堆,我们的上下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闹错了主要方向?
    以上是个人意见,说的不对还请批评,咱们就此别过。


2-5.JPG
19、一张王团长的中景特写,可以看出此时他的心思全部在排练上,满脸一个“凝神投入”意思。

    再来一段王团长的个人经历以供判断——

   第一,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先后在省黄梅剧团、庐剧团和艺术学校学习进修,曾以“演员”身份在“大、小班”学习,涉及业务种类繁多、时间长达数年,还参演过省、县团现代剧《沙家浜》、《杜鹃山》等全剧及折子戏,经受了业务与导调方面的训练;
    第二,凡事皆有必然和偶然,人生积累的态度则决定你艺术之路是否可以走得远——业务上多面手往往预示着当事人要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时间和汗水,学习表演、舞蹈和舞台武功等跨界知识更要付出比常人多的时间代价,往往就不如普通岗位那般清闲和自在、被人嚼舌头的可能性更大,更何况在过去计划经济条件下的环境之下;
    第三,七十年中期他在合肥江淮大剧院后台、练习《杜鹃山》折子戏后空翻的时候,不小心震裂了腿骨,还由当时的孔祥九老师陪同住院好一段日子,这些生活细节可以看出王团长对于舞台表演和我国戏剧艺术的热爱,看到当年青年一代的精神面貌与工作态度,这对今天的读者至关重要;
    第四,从六十年代至剧团解散前,剧团曾走遍全县的山山水水、到达每一个大队为群众演出,这些过去的经历既有时代的影子痕迹,更有包括王团长在内全体演职员的努力,构成了县内一段不容抹杀的文化记忆;
    第五,1988年原黄梅剧团解散后他去了粮食系统下属的面粉厂工作,后来因为有些能力独当一面、曾任销售部经理和小厂厂长,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他的个人能力与工作品质……
     引而述之:历史总是不断重复的,总让社会公众在懊悔叹息与“事后诸葛亮”之间转换不停;“二八理论”,我觉得还是有些道理的,仍值得我们今天看重与借鉴评判。
   

2-6.JPG
20、排练中,王团长就像个指挥家、讲解练习注意事项,一幅胸有成竹、老辣熟练的架势——果真是一个难得的“老戏骨”。


2-7.JPG
21、老戏骨很时尚,还学会了用智能手机、给我展示拍摄资料说明背景,这让我觉得有些惊奇——智力时尚超前的人永远不会落后,能挑起重担的人恒久是少数。


2-8.jpg
22、2014年成立、2018年转户到庐城老街演艺中心基地建筑的远眺图片,这还得感谢“云升”公司的大力支持。
    本建筑约有三百多平米,徽派式风格,位于老街中牌坊之下小广场的西南角,属于活动要地与交通要道,其中借给绣溪艺术团的部分约有一百多平(室内练习场约80平米、后增加了约60平米仓库),方便百姓游览、足够大伙开心娱乐了。



               ************************      ********************

                2019年2月19日下午及晚间(正月十五) 元宵节灯会演出(节选)


3-1.JPG
23、19号下午我们来拍摄,正赶上王团长全团在做元宵节演出准备(图中可见锣鼓舞龙队王发展先生),同时在场的还有白湖镇裴岗社区农民艺术团的艺术家们。
   与大家一样,各位演出前买来蛋糕临时“充水”,王团长塞了满口蛋糕、说话都不清楚……大“敌”当前、传统为上,没工夫讲究呀!


3-2.JPG
24、神采奕奕、浓妆艳抹的艺术家们——见我们来拍摄,大家都很开心!
    赶热闹,中国人的本分天性,一贯难改。


3-3.jpg
25、吃完了蛋糕,王团长又开始忙了。


3-4.jpg
26、秋风起、蟹脚痒——见我们长枪短炮的忙活,王团长也拿起自己的手机跟着起哄……
    这等好素材平时难见、这些模特儿随手就用(双方都很高兴),此时不拍何时拍?
    实地挖掘、抢救性拍摄,是历史赋予纪实摄家的神圣义务,也构成我们的天职;十几年来变化中的庐江,为摄影家提供了一个施展身手的巨大舞台,就看你是否有这份自觉心与责任感——不论何种艺术门类,其成果与投入责任心都成正比。


3-5.JPG
27、19日元宵灯会的下午场《2019岗湾老街:戏曲专场文艺晚会》、引来无数观众看热闹,据说还邀请了合肥、枞阳等地的艺术家们来捧场,但可惜没有记录。


3-6.JPG
28、天黑后,晚会的龙灯舞演出在小广场开始,“龙头大哥”上场了……


3-7.JPG
29、先到老街东牌坊下小广场,舞龙锣鼓队来到这里为群众表演,舞起来的“龙”红光一片——自己很喜欢这一张。


3-8.JPG
30、接着回到中广场,打起锣鼓家伙来吸引观众……


3-9.jpg
31、牌坊之下的元宵好戏,即将开场!


3-10.JPG
32、职业演员退休佬,最美乡村艺术家;笛子二胡忙开音,太平锣鼓妆浓化。
    农家娱乐到城里,元宵佳节飨天下;盛世佳节玩民俗,男女老小都爱它——

    元宵佳节上演的我县民间民俗艺术节目:《说唱党的政策好》现场照片。


3-11.JPG
33、花鼓唱、大花轿,红衣妆、龙灯俏——《美世美时、美事美食》的真实记录。


3-13.JPG
34、还有这帮“赶上好时代”的开心孩子们……


3-14.JPG
35、我县电视媒体的摄制组当晚也不辞劳苦、赶到现场来与摄友们一起拍摄。


3-15.JPG
36、我们的王团长哪去了?
    ——呵呵,他(左下角)正在牌坊下忙着呢!


3-16.JPG
37、这是庐江电视台记者组在牌坊下采访时吴金泉先生预备实录的现场镜头,我觉得此时该拿出来、为2019普天大庆增加一点光彩和地气。
   我与吴金泉记者组是多次接触互相熟悉、特有缘分:平时出任务各地采访常碰面,2016国庆节吴记者在老街采访过我,抗旱防汛演练常遇见,本次在老街拍摄元宵节我们又相遇了——也确实不易,当晚他们是在冶山镇采访、接到任务后连晚饭都没吃赶过来拍摄的,就是为了元宵节、为了这场庐城少见的民俗表演而辛苦奔波(特别在牌坊之下);平时大家都忙很辛苦,能凑到一块为共同目标奋斗也很幸福,为此我也记录一下。


3-17.JPG
38、19日当晚,庐城“岗湾老街”中牌坊下元宵节“盛世龙灯”表演的盛大场面,我们和王团长对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对能亲身参与这样的美事而感自豪——
    一个终生难忘的美好时刻!

    【补记】前天下午(26)拍摄我县2017年11月成立的“庐江县气排球运动协会”女队成立、集中训练资料的时候,遇见了县电视台新闻部副主任张正府,采访结束后我们开玩笑、互以大小来逗乐(他代表电视大媒体,我代表网络小媒体),大家哈哈一笑很开心。当今时代发展很快,主流媒体常常在当代新型外宣媒体方式的冲击下日子难过;但相比之下官办媒体稍好一些(譬如由财政保障的电视媒体),民间媒体就时常面临市场萎缩、收入减少、影响下降的窘况(譬如民营网络媒体),而那些寄生媒体则更难,虽然执行人管理者生计不成问题、但销量市场却在一路下滑(如省内小报、行业杂志等),如今生存都成了问题;不过,这是“新闻平民化、摄影低门槛”与时代发展造成的,你埋怨也没用。
   就拿“魅力网”来说,过去的十年是其高速发展进步的十年,“魅力网”成长迅速、进步飞快,还被中共庐江县委宣传部连续三年评为“民间外宣先进单位”(业内评优暂不提),成为本县首家门户网站,网民都认可。但这两年情况却发生了变化:2016年后,网站活跃度和方式随着微信社交软件的普及(本网也开通了官方微信号和“手机影像”)发生了转移,大规模、疾风暴雨式的活动方式转向深挖潜力、开拓市场等方面;电脑网络的市场、访众、发帖量也一路下滑,县内其他民营网站情况如何更可以猜得到,其原因之一就是受手机微信软件的巨大冲击、人们兴趣转移了。
   手机微信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其“篇幅可大可小、传播短平快”时效性以及语音视频、缩短地距的方便长处造福了普通百姓,这几年大行其道不可阻挡;但其不可回放、检索困难、难以长期存储(手机安全性差)的缺点也同样明显,我认为它就像QQ工具一样可以兴一时、无法长期替代主流媒体特别是电脑媒体。
   坊间有个传说可以说明——
    手机微信社交软件一哄而上:“干掉了电视、干掉了报纸、干掉了杂志、干掉了固话、干掉了地方媒体(论坛)、干掉了国界、干掉了银行钱箱子(纸币)、干掉了家庭、干掉了亲情、干掉了健康、干掉了学业、干掉了……下一代……”
    未来,还有啥不能被干掉的?
    据说,还有驾驶员与有关职业……

     ——闲话一句,大家莫当真。


                         *****************      ***************

                            2018年8月23日上午 老街艺术团基地门口


4-1.JPG
39、(回放)2018年8月23日,盛夏之中,我在老街拍摄又来到王团长门口,他老远的就举手打招呼,好久不见——哦,团长大人的演艺中心还不错,门口的牌匾还是新的……


4-2.jpg
40、屋内无人,一片安静;坐定聊天、询问近况——墙上的横幅,显示了艺术团当年的工作任务和最新动态,看得出团长大人够忙的(他嘴里回答我的问题、手上却忙着玩手机)

   罗列“绣溪黄梅戏艺术团”的发展节点以示清爽——

   2014年3月成立,同年在工商局登记注册、县文广新局登记文艺市场演出许可证,正式走向了市场;
     2015年,陆续添置了20万元的音响灯光、活动演出台等技术装备;
     2016年受县内企业委托,为全县十几所敬老院义务演出30多场,慰问了孤寡老人;
     2017年接受中共庐江县委宣传部、县文广新局指令,开始创作四折庐剧《少年周瑜》剧本(作者刘俊),同年始编排演出脚本并确定演员阵容;
     2017年参加本县“送戏下乡招投标”活动并当年中标,开始送戏下乡的演出旅程;
     2018年5月,庐剧《少年周瑜》首场演出于“庐江县第二届周瑜文化节”的县文化馆小剧场,形成了庐江最新的周瑜文化品牌;
     2018年9月12日,北京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摄制组来拍摄录制《少年周瑜》全剧,录制工作在县文化馆小剧场进行;
     2019年2月,承办“第三届岗湾老街民俗旅游文化节”、共计演出16场……

     其他小规模演出名目省略。


4-3.JPG
41、本日的排练工作实景记录之一。


4-4.JPG
42、王平先生肖像,2018年8月23日摄于庐城岗湾老街中牌坊下。


4-5.JPG
43、当晚小广场的夜景图,可见其安谧、休闲与空旷的景象(晚间散步拍摄)



                   ************************    ************************

                               2019年9月4日   同上


    2019年国庆大事早就在我心中酝酿多时,主题确定后觉得还缺个尾巴,觉得还需要去采访王团长一次;经沟通后选择了4号那天上午,在王团长不忙的时候我又来到了老街基地。

5-1.jpg
44、到达演艺中心进门,一眼就看见今日的主角在擦桌子忙着,真的好客呀!


5-2.jpg
45、主人坐定、采访开始,我先扫描了一下全场……

    王团长介绍说,目前该团约有四十人,其中原剧团出身的占一半以上,内部分戏剧、歌舞、器乐以及舞美等部门,还招聘了部分年轻演员,目前艺术团已走上发展的正轨。


5-3.jpg
46、当天天热,我出了汗脱去上衣、采访王团长的镜头(委托老先生拍摄)


5-4.jpg
47、本土原创的四折庐剧《少年周瑜》印刷宣传的对折彩页。


5-5.jpg
48、采访完毕,再给王团长拍一张纪念照——我注意到,中心基地的门牌又换新的了。


5-6.jpg

5-7.jpg

5-8.jpg
49、以上三张图片,是王团长于2018年9月12日、在县文化馆小剧场拍摄的央视剧组录制节目的照片,有图为证。


5-9.jpg
50、2017年9月22日的合肥,艺术团携庐剧《少年周瑜》参加“第二届海峡两岸(合肥)农业合作论坛”献演,作者刘俊先生当天的照片。


5-10.jpg
51、采访完毕,王团长带我参观演艺中心的库房——老先生取来钥匙,他亲自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王团长给我说了他今后的打算: 第一,立足传统、跟进时代市场,完善体制建设,学习最新演艺技能,完成自身组织与开拓发展的任务;第二,努力传承民俗优秀剧目,挖掘民间优秀文艺作品,丰富本团创作库容,努力为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服务;第三,树立为民服务思想,坚持开门办团作风、健全中心服务措施(欢迎观众登门、提供茶水坐凳、指导戏迷观摩等)扩大艺术团的社会影响;第四,落实“走出去、请进来,吸收新鲜血液”的思想,扩大与周边地区同行的友好交流,学习别人的经验长处、弥补自己的缺陷短处,促进艺术团健康发展……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听了王团长的这番话很受教育,觉得我县的摄影界上下要是有这种思想态度和高度境界,何至于如今四分五裂、被人看轻?


5-11.jpg
52、库房内部情况之一


5-12.jpg
53、库房内部情况之二


5-13.jpg
54、库房内部情况之三


5-14.jpg
55、………………………………



       祝各位国庆节快乐、全家安康!








     (完)






                                     天柱山   摄影报道
                                                              
                                                                     起笔于2019年9月11日
                                                                     完成于2019年9月28日







生活在庐江 爱上魅力网
看房预约
大荒道人 发表于 2019-9-30 20: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荒道人
2019-9-30 20:14:10 看全部
捧读大帖,非常震撼。
生活在庐江 爱上魅力网
尹大仙 发表于 2019-9-30 21:18:40 【来自APP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尹大仙
2019-9-30 21:18:40 看全部
不错
生活在庐江 爱上魅力网
胜兰 发表于 2019-9-30 21:29:02 【来自APP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胜兰
2019-9-30 21:29:02 看全部

生活在庐江 爱上魅力网
江城 发表于 2019-9-30 22:47:40 【来自APP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城
2019-9-30 22:47:40 看全部
赞扬
生活在庐江 爱上魅力网
尹大仙 发表于 2019-10-1 04:43:34 【来自APP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尹大仙
2019-10-1 04:43:34 看全部
点赞
生活在庐江 爱上魅力网
五湖四海 发表于 昨天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湖四海
昨天 12:18 看全部
申主席的长篇巨著,要慢慢细读,这篇费时、费力、费神的大作要细细的评味,为申主席大作点赞!
生活在庐江 爱上魅力网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天柱山
常务副校长给TA私信

查看:1340 | 回复:6

手机版| 小黑屋| 魅力庐江论坛
ICP备案号: ( 皖B2-20100024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